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梦想放飞之博客伟大的北京奥运会】

【有着我便有着你@真爱是永不死@穿过喜和悲@跨过生和死】

 
 
 

日志

 
 
关于我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译文及注释如下:…… 译文人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愁苦的滋味,喜欢登上高楼,喜欢登上高楼,为写一首新词没有愁苦而硬要说愁 。现在尝尽了忧愁的滋味,想说却最终没有说,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却说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注释丑奴儿:四十四字,平韵。博山:博山在今江西广丰县西南。因状如庐山香炉峰,故名。淳熙八年(1181)辛弃疾罢职退居上▼】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最长寿电视剧还要拍下去《外来媳妇本地郎》总导演陆晓光达芬奇治愈他的心伤中山一院成功开展华南地区首例达芬奇机器人心脏手术广州靓爆镜路在林中林在城中】  

2017-02-16 12:14:41|  分类: 【中国梦想之小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净整洁平安有序文明广州上水平2017年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工作会议日前举行,会议透露,广州将把临江大道按高标准打造成首条滨江缓跑径。此外,今年全市森林覆盖率要从42.14%提高到42.28%,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从41.8%提高到42.29%,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要从16.8平方米提高到17.2平方米。据介绍,在“一江两岸”核心段景观建设中,将以品质化、精细化建设珠江沿岸景观绿化,实施珠江核心段9个重要节点、8项市级重点、11项区级重点工程建设,市重点完成临江大道、二沙岛、有轨电车观光线路绿化景观,区重点实施琶洲互联网集聚中心以及会展中心周边绿化提升建设,合力打造时尚简约、多元共享的滨江休闲景观带。广州昨日天气晴好,沐浴在阳光中的城市绿色植物显得分外碧绿,在这些绿化的装点下,广州的市容也变得越来越好。海南人赵先生终于告别了困扰他的先天性心脏病。日前他在广州成功接受了心脏修补手术,而在他心脏上动刀的,是一台手术机器人。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昨日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外科获悉,出院1个月回院复诊的赵先生康复情况良好,一切正常。这也是华南地区首例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心脏有缺陷三十多年竟不知35岁的赵先生去年年底因咳嗽、咳痰半个月,到当地医院就诊。据他的妻子介绍,当地B超显示,他的心脏有房间隔缺损,还怀疑有“膜部瘤”和“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脏病。2016年开始才有点胸闷、疲倦,以前读书时我没有什么异常,上体育课也没有问题。”赵先生说,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全家人都很纳闷。操作机器人为赵先生治疗的中山一院心外科副主任区景松教授表示,患者自称过去没有异常,只是在去年年底出现了肺部感染。正常来说,这类病人一般要在7岁以前进行手术,拖到35岁有部分病人会产生严重的肺动脉高压,丧失手术机会,只能等死或等待机会渺茫的心肺联合移植。从海南转院到中山一院后,赵先生又给医生带来新的意外。手术前,他在海南和广州进行了两次影像检查结果。手术中,区景松发现他的病情和影像检查结果并不一致:心脏的房间隔缺损并非“一个洞”,而是大小不一的五个孔。“他的病情属于多孔型房间隔缺损,五个孔最大的直径一点五厘米。”区景松说,这种病情不适合采用封堵器治疗,只能进行缝合。

  首例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由中山一院心脏外科副主任区景松教授主刀,周立主治医师做助手进行,该院心脏外科首席专家张希教授和王治平教授在手术室指导。当天,机器人微创手术在麻醉科、体外循环、手术室等多学科配合下顺利完成。术后赵先生返回监护室,生命体征平稳,当天晚上顺利拔出气管插管,第二日即转回普通病房,恢复顺利。机器人“补心”难度更高手术机器人的全称是内窥镜手术器械控制系统(英文名da Vnici S,即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是由Intuitive Surgical与IBM、麻省理工学院和Heartport公司联合开发的一种新型微创手术设备。 因此,机器人心脏手术实际上是在胸腔镜微创心脏手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技术。目前机器人手术多用于治疗泌尿系肿瘤等腹腔疾病,但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对心外科、麻醉科、体外循环、手术室、监护室的合作有更高要求。区景松介绍,对于这类房间隔缺损的先天性心脏病患者,传统的开胸手术创面大,术后并发症风险相对较高,如果术后没有并发症,一般也要十天才能出院。

  与同属微创治疗范畴的胸腔镜心脏手术相比,机器人心脏手术则具有七大优势。一是手术视野可放大10倍以上,而普通胸腔镜手术只能放大手术视野3~5倍。二是为主刀医生呈现三维立体高清影像,胸腔镜则呈现的是平面二维视野。三是手术器械可以模拟人手腕的灵活操作,滤除不必要的颤动,超越了人手的精确度。四是机器人有7个可旋转540°的手术器械,即使在人手不能触及的狭小空间也能精准操作,超越了人手的局限性。五是机器人有实时监控系统保证了手术的安全,杜绝误操作的发生。六是避免了主刀医生与病人的直接接触,可减少手术医生的感染风险。七是主刀医生只需要坐在操作区进行操作,避免了长期站立带来的疲劳感。“可以做胸腔镜手术的心脏病患者,皆可进行机器人心脏手术。”区教授介绍,手术的适用对象包括患有房间隔缺损、黏液瘤、三尖瓣和二尖瓣病变、部分性肺静脉引流的成人患者和10岁以上未成年人。16年3100集已有主演去世@导演逾七旬将让位年轻人 “流水线”生产最快最真实最草根!……《外来媳妇本地郎》目前已超过3100集,自开播之日至今已超过16年,被称为中国史上最长的电视剧。作为该剧的总导演,拍摄十六年,71岁的陆晓光也从满头黑发,拍到了只能隐约见到黑发。

  陆晓光说,《外来媳妇本地郎》这部剧称不上短剧中的精品,但却以最快、最真实的方式,体现了草根百姓最普通的生活。这部剧最受追捧时,两集之间的广告有37条,而一集也不过20分钟,“观众等看完广告,估计都忘了上集讲的什么了。”

  现在这部伴随着广东人茶余饭后16年的本土剧,也面临着网络剧和收视疲劳的挑战。陆晓光说,他打算打破惯例,逐步退出让位给年轻人,希望给这部长寿剧带来新鲜的“血液”71岁的《外来媳妇本地郎》(下简称《外》剧)总导演陆晓光,戴着春节期间到新西兰旅游时买的鸭舌帽,健步如飞地走在各影棚之间。

  当路过的同事夸他“精神很好”时,他指了指自己的脸说,“看,都有老人斑了。” 取经港剧开拍草根故事陆晓光说,拍电视剧行业内有个不成文的“惯例”:导演一定要把这部剧拍完,别人无法接手继续执导。随着体力大不如前,陆晓光表示,可能要打破这个“惯例”,已经拍摄了3100多集的《外》剧会继续拍下去,自己则会慢慢地退出。

  1946年出生在上海的陆晓光,在12岁时和父母一起来到了广州,进入珠江电影制片厂的大院中。“我那时候就看怎么拍电影,有了一个电影梦。”陆晓光说,自己最开始学习美术,之后制作动画片,随后又自学了导演、编剧。

  在上世纪80年代,陆晓光来到了广东电视台拍电视剧。很多珠影的朋友问他,“拍电视剧能比拍电影更有艺术性?”陆晓光说,拍电影和拍电视剧面对的都是观众。彼时,广州甚至是珠三角地区的收视率,几乎都被香港的电视台“霸占”,而广东本地电视台则被“压角落”,急需一部电视剧抢回收视率。

  陆晓光说,台里就告诉他,拍一个老百姓看的电视剧,“不要想着去拿奖。”因为在上世纪80年代初,拍摄的短剧并不特别关心观众的喜欢程度。

  而他要拍摄的是老百姓喜欢看的短剧,所以主创人员就到香港去“取经”,再结合广州本地草根百姓的生活,拍摄了第一部短剧《万花筒》。

  他回忆说,在《万花筒》播出后的第二天,公共汽车上,乘客谈论的几乎都是剧中的内容。像当时的社会热点“西瓜打针”之类的故事,都在剧中有体现。有业内的学者专家在研讨会上,将其称之为“《万花筒》现象”。“这也是广东短剧发展的第一波高潮。”

  独居老人剧照当全家福“广东短剧发展的第二波高潮,则是《外》剧的开播。”陆晓光回忆说,随着改革开放,来到广东的外来人口增多,进而形成了新的文化环境。

  《外》剧是一部典型的“家庭剧”,主要故事的呈现是以家庭为单位,讲述的是最真实普通的家庭的故事。“小孩、中年、老年”这些角色在剧中都有体现。“受到观众喜欢,其中的原因就是‘家’的存在。”

  他分析说,《外》剧能够长盛不衰,原因其一,便是使用方言。《外》剧以广东话为主,但来自不同地方的角色使用不同的方言,让该剧“南腔北调”,语言特点明显。其次,《外》剧是一部搞笑轻喜剧,符合观众回家后放松娱乐的心态。再次,剧中讲述的都是小人物的故事,这些小人物“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甚至有些粗俗,但他们心地善良,更加真实地体现草根的生活。最后,则是“大家庭”的概念。有句俗语“家和万事兴”,在这部剧中得到了更加深刻的体现。他回忆说,2003年春节时,他到珠江边进行拍摄,演员需要临时更换服装和补妆,不得已敲开了附近人的家门。开门的是一个91岁的老人。

  他发现,在老人家里日历旁边,放着一张塑封的《外》剧剧组照,“那应是摆放全家福照片的位置”。经过了解,他才得知,老人的老伴几年前已经去世,子女不在身边,老人独居,每次都会看《外》剧,剧里的各个角色就是老人心里“家”的形象。所以,老人就把报纸上《外》剧的剧照剪了下来,裱起来当作了自己的“全家福”。

  最快两周社会热点拍成剧“一个400平方米影棚,两个300平方米影棚,一个200平方米的影棚,这四个影棚都是用来拍《外》剧搭建起的影棚。”陆晓光介绍说,这些影棚空间被充分地利用起来,有时候从对面拍是一个“房间”,从这边拍又成了另外一个“房间”。

  至于剪辑,则是在摄像机拍摄的同时,剪辑人员可以在编辑器上看到,直接告诉导演哪个镜头可能需要再拍摄,或者灯光不够需要打光等。

  “这就像是一个‘流水线’工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部分,组成在一起,就成了《外》剧的每集。”陆晓光说,这种“流水线”的制作最初是拍摄《万花筒》到香港“取经”时学习的。

  “那边就是观众想看什么,就制作成什么,完全按照观众的‘口味’。”而在《万花筒》和《外》剧中,人物角色可以有小瑕疵,但绝不能是“问题人物”。

  “吸毒的没有,杀人放火的没有,之前有编剧写中学生早恋的,我也都删掉了。”陆晓光说。“最新发生的一个热点事件,最快两个星期就能够在《外》剧中播出体现。”陆晓光说,这是“流水线”的工作效率。

  十六年剧组几乎不变《外》剧目前已超过3100集,自开播之日至今已超过16年,它也被称为中国最长的电视剧。

  “剧组大部分还是原来的人员,这样才能有一个稳定的架构。”陆晓光说,16年来,几乎每个周末都要拍摄《外》剧,九点到现场,九点半开拍,中午大家一起吃盒饭后再继续拍,一般拍到下午两三点拍完。

  从周一到周五的时间,则是编辑剪辑的时间,每个人有固定需要剪辑的内容,不规定上下班时间,但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将内容剪辑完成。

  16年里,陆晓光说,拍摄《外》剧,出演《外》剧,播出《外》剧,成了剧组人员、演员和观众们共同的“生活”在《外》剧的演员中,始终坚持一个“守旧”的原则。“李俊毅从8岁开始,扮演康家长孙康天庥(阿宗和阿婵的儿子),一演就是16年。”他说,“康天庥”从小学一直演到大学毕业。

  当然也有例外。刘涛曾饰演过老三的妻子,随着她去京发展,剧组并没有过多挽留,但仍然请她回来专门拍摄了两集“由于和老三离婚,去了日本”的情节。十六年来,也有演员因病去世,陆晓光专门找了形象相像的演员去替代,并交代“老二阿宗整形归来”,属于“软处理”演员的环节。

  “但观众似乎并不认可,总是先入为主以为前一个好。”陆晓光说,十六年的时间,一大变化是从导演拍什么观众看什么,转成根据观众的需求去考虑。他说,《外》剧坚持这么多年,在于“不忘初心”。无论是剧组还是演员,如果离开了原来的“初心”,将失去原来的东西。止痒膏广告不适合吃饭放《外》剧在最“风光”的时候,彼时不少厂商找到陆晓光,想在《外》剧中“植入”广告。

  “药的广告不做。人的体质不一样,是药不可能‘治百病’。”陆晓光说,还有就是“不适宜”广告,如止痒膏。《外》剧播出的时间一般是家人一起吃完饭,播出止痒膏的广告,别人就吃不了饭。在2003年~2004年,《外》剧上、下集之间的广告,居然多到37条。“一集也就有20分钟,观众等看完广告,估计都忘了上集讲的什么了。” 他笑说。那时,珠江台五个时段在播《外》剧,公共频道播,体育频道播,卫视频道也播,几乎全天候“轰炸”。

  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兴起、“IP”大热,越来越多的人被“分流”到网络。此外,《外》剧本身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收视疲劳”。陆晓光说,“社会上的一些东西几乎全都写过,剧中‘恋爱’都谈了好几回。”如何解决“收视疲劳”的问题,至今仍是摆在剧组创作人员面前的难题。他说,《外》剧还会继续拍摄,因为收视率和收益都摆在那里。但是,他可能要成为那个“拍不完自己电视剧”的导演。自己毕竟已经70多岁,精力大不如前。“会慢慢地逐步考虑退到幕后。”陆晓光说,最近去新西兰旅游的一件小事,更让他感觉到自己年纪大了,有局限。自己的思维可能已经有些“固化”,到了让给年轻人的阶段,需要年轻人给《外》剧带来新鲜的“血液”。陆晓光的朋友大多已经退休,见到他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还在拍?”每次陆晓光总是微笑着回道,“嗯,还在拍。”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