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梦想放飞之博客伟大的北京奥运会】

【有着我便有着你@真爱是永不死@穿过喜和悲@跨过生和死】

 
 
 

日志

 
 
关于我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译文及注释如下:…… 译文人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愁苦的滋味,喜欢登上高楼,喜欢登上高楼,为写一首新词没有愁苦而硬要说愁 。现在尝尽了忧愁的滋味,想说却最终没有说,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却说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注释丑奴儿:四十四字,平韵。博山:博山在今江西广丰县西南。因状如庐山香炉峰,故名。淳熙八年(1181)辛弃疾罢职退居上▼】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无人机市场掀起培训热已有600人拿到驾照美娇娘茶艺师变身飞手】  

2016-06-12 12:03:19|  分类: 【中国梦想之小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年以前,中科大智开广东首家民用无人机培训驾校之先,而今,深圳无人机培训驾校已达6家,包括深圳科比特、佛山安尔康姆、全球鹰等。在培训市场井喷的背后,无人机应用市场发展得如火如荼。

  如今,无人机早就已不是那个飞上天耍酷的航模玩具,专业应用级无人机被广泛地应用于工业、农业、军事、科技等方方面面,拥有包含地图测绘、地质勘测、灾害监测、气象探测、通信维护、空中交通管制、农药喷洒等各种功能。

  去年8月6日下午,深圳共有6名学员通过考试,成为深圳首批无人机驾驶员。而截至目前,深圳拿到驾照的无人机飞手已有600人左右。最早一批拿到无人机驾照的飞手是什么人?他们和无人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今日,本报记者为你揭秘。

  飞手的话:

  吴治宏建议,不要盲目购买无人机和盲目飞行。很多人操作无人机虽能飞起来,但停不下来、飞不回来。除了气候影响外,平时无人机最常出没的楼宇、施工地等,其实也是危险的高发地。钢筋、楼宇、信号塔和射线等对gps定高定位定速都会产生影响,飞机失控后跟着人追,很容易发生伤害。

  飞手的乐:

  在老吴参加学习的机长班,他由“炸机王”变成了实操过硬的“操作王”,还担任了班长一职。“飞手非常紧俏,尤其女飞手奇缺。”老吴告诉记者,女儿高考后也将进行“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的学习考试。“我们现在是父女一起学习无人机驾驶。”

  李导:退役飞行员“无缝”转行做飞手教官

  有7年飞行经验的退役飞行员李导,在接触无人机后再度与天空结下不解之缘。因为有丰富飞行经验作基础,李导轻松拿到“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在深圳中科大智参加专业课程培训后,目前在长沙分校担任教官。

  李导的“飞手”转型之速被班上同学膜拜。“其他人上课2、3个月才能拿到证,我上课1个半月就开始辅助理论老师进行授课。”李导认为驾驶飞机和无人机都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说飞行原理、航空气象、空中管制以及无线电和机械等领域都是相似的。”

  不过,即使像李导这样的飞行熟手,想要熟练驾驭无人机也并不轻松。“驾驶有人机是第一视觉,操作无人机是第三视觉,从操作到感受到环境的感知,与驾驶飞机的状态都不一样,所以操作起来必须克服这个方面。”李导称。

  “我热爱蓝天,天空是飞行员最好的舞台。”李导告诉记者,退役后他曾有机会被安排一个稳定的工作,但接触无人机后,他发现自己仍热衷于飞行,想把无人机当做自己新的事业来拼搏。

  “目前无人机行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很多人除了航拍看不到其他意义,不过我相信过几年无人机应用的领域将普及到各行各业。比如农业植保、空中运输、快递物流、抢险救灾等各种你想不到的领域。”李导自己对无人机行业发展的未来非常有信心。

  李导说,深圳的无人机培训已经闻名全国,学员来自各行各业。因为深圳无人机生产和培训都处在全国前列,同时深圳市政府也很支持无人机产业的发展。

  飞手的话:

  李导以专业的角度和教官的身份建议普通消费者:“第一个是安全性要注意,很多人没有培训过就没有安全观念,出现伤人伤机和伤财的情况;还有人人觉得购买无人机价格越高越好,实际上初学者购机应从基础款开始入门,到后期再逐渐升级。”

  飞手的乐:

  张越琦建议:“女生学习无人机,还是多跟经验丰富的老师沟通学习,这样在调试和应急情况发生时,应变能力会比较强,真正飞起来后才能确保安全。”

  现在和一群朋友约飞出行,再带上最爱的茶,就觉得人生很完美了。

  吴治宏:

  曾因盲飞差点残废

  就职于中国冶金报的摄影记者吴治宏本身就是航拍爱好者,同时由于工作需要,在全国各个区域拍摄冶金施工也离不开航拍。“我原来的拍摄工作高、难、险,经常要爬到很高的地方。有了无人机之后大大降低了拍摄工作的风险系数,但由于没有经过系统培训,航拍经常出事,损失也大。”吴治宏称,以前曾因盲飞差点残废。

  去年8月,吴治宏在深圳用无人机航拍时,在收飞机时发生意外,脚部被螺旋桨打伤。“当时脚部感染坏死,被鉴定为9级伤残,经过三次手术才出院。”吴治宏说,痛定思痛后,他在出院的第一天就去报名,系统学习无人机驾驶。“实话实说,考证非常难,理论学习就像天书。而实际操作相当于开惯了自动挡汽车的人,要去开手动挡。”吴治宏说。

  “比如购买大疆消费类无人机,是到手即飞的‘傻瓜’智能模式,但在培训学校学习的是手动模式,尤其是飞机失灵后,如何做才能减少损失。”吴治宏告诉记者,在学校脱产学习了三个月,有深航机长亲自教学飞行原理、飞行安全、飞行禁区等知识,安全应对不同的信号情况、天气、风力和气压,避免误闯禁区,掌握无人机飞行的“红线”范围。 

  “深圳有很多因无人机失控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的案例。现在的消费类无人机宣传到手就飞、自动返航、一键放生。但如果不懂飞行原理,当遇上恶劣环境或者GPS信号丢失时,飞机不听使唤,轻则飞机出事,重则伤人。”吴治宏说。

  张越琦:

  高级茶艺师变身女飞手

  年轻漂亮的张越琦,已在深圳飞手圈里小有名气。她曾是一名高级茶艺师,购买第一台无人机,拍摄自己的茶园后,便迷上了无人机驾驶,现在已经转变为女飞手。

  “我大学是学旅游的,由于从小就喜欢品茶,考取了高级茶艺师,来深圳后开了一家茶叶公司。”她告诉记者,原本的生活自从接触无人机后悄然变化。“当上‘飞手’后,我也做过无人机教学,现在就职于深圳飞来飞趣科技有限公司,带着大家到世界各地约飞旅行,又回到旅游的初心了。现在无人机变成了我的主业,卖茶变成了副业。”张越琦称,当“飞手”的收获就是进入了一个新圈子、掌握了一项新技能、突破了一个新视角。

  女孩子考“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会不会更难?“初学时确实被那些复杂的飞行原理吓倒了,不过我有私人家教。”由于有民航飞行员男友的“领路”和“补课”,她可以把更多的精力都用在练习飞行技术上。

  她对最近一次“飞机洗澡”的经历仍心有余悸。“我们一行约20人到深圳南澳码头的鱼排上约飞,同一时间最多有5架无人机同时起飞,虽然型号不同,但上天之后还是不易分清,图传信号也被强烈干扰。”张越琦的“飞手”经验让她果断降机,但仍有朋友发生了意外:“由于图传中断,朋友打算目视控制返回,不料认错了无人机,导致自己的飞机撞船坠海。”

  张越琦用行动和实力证明,女生也能安全熟练地驾驶无人机。“其实我觉得女生和男生驾驶无人机没什么区别。只要通过对各个方向的练习,一样能实现熟练驾驶。”

  深读背景:早在2014年,中国民用航空局就出台相关规定,要求由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简称“AOPA”)按规定负责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管理。根据这一规定,只要无人机起飞重量大于7公斤或飞行高度120米以上或飞行距离500米以外,无人机操作员就必须持有经AOPA考试后核发的驾照,且在飞行前,还需将飞行计划上报当地空管部门,申请飞行空域方可。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