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梦想放飞之博客伟大的北京奥运会】

【有着我便有着你@真爱是永不死@穿过喜和悲@跨过生和死】

 
 
 

日志

 
 
关于我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译文及注释如下:…… 译文人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愁苦的滋味,喜欢登上高楼,喜欢登上高楼,为写一首新词没有愁苦而硬要说愁 。现在尝尽了忧愁的滋味,想说却最终没有说,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却说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注释丑奴儿:四十四字,平韵。博山:博山在今江西广丰县西南。因状如庐山香炉峰,故名。淳熙八年(1181)辛弃疾罢职退居上▼】

网易考拉推荐

【大清帝国的溥仪的弟弟溥任终于都去世了明代陈第实地调查高山族的第一人】  

2015-04-11 12:15:36|  分类: 【全世界超级精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平均每天查地铁逃票58人次

记者从10日举行的“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工作表彰暨学雷锋志愿服务大会”上了解到,从去年7月23日轨道交通行政执法大队成立至今,共查获地铁逃票、冒用敬老卡行为超过1.4万人次,平均每天查获逃票人员约58人次,其中1332人冒用敬老卡经查实真实身份后,被列入个人征信系统。上海地铁逃票现象主要有三种:一是钻进钻出或跨越闸机、两人并杆进出闸机;二是非法使用残疾军人证、伤残人民警察证、革命烈士家属优待证等免费乘车证件;三是冒用敬老卡。其中以第一和第三种逃票现象较为常见。从去年8月起,上海地铁和市征信系统对接,一旦查获冒用敬老卡和伪造证件乘车者,只要身份信息齐全,核实无误,都将被纳入征信“黑名单”,将在升学、就业、信贷、生产经营等方面受到制约。享年97岁 曾在王府家庙办小学记者从溥任家人独家获悉,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任昨天下午3时去世,享年97岁。爱新觉罗·溥任,又名金友之,1918年9月生于北京什刹海北岸摄政王府。1947年他创办北京竞业小学,至1968年退休。曾任北京市第七、八、九届政协委员,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1918年的秋天,当溥任降生在什刹海边的醇亲王府时,他的同父异母的大哥——溥仪被赶下龙椅已有7年。在溥任居住的胡同里,老街坊们都知道自己有位“皇弟”邻居,见面总称呼他“金四爷”。溥任身份证上的名字叫“金友之”。按规定,爱新觉罗家族的人在辛亥革命后全都改了姓氏,“金”是其中的一个。“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是溥任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子女的教诲。1947年,29岁的溥任在父亲的支持下,在王府的家庙办起了竞业小学。1957年,溥任将小学连同房产,全部交给了国家。之后,他先后在西板桥小学和厂桥小学教书,直到70岁才退休。溥任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中,有5个共产党员。其子毓嶂说,父亲很支持孩子们入党,他认为是“积极向上的表现”。“古代地理学家行迹”系列之一晚明是“旅游中国”的黄金时代。在群星璀璨的旅行家、探险家队伍中,有一位较少被人提及,但游踪之深广壮美不在徐霞客、王士性之下的人物——福建连江人陈第。与徐、王相似,他在行游途中对各地人文风情和社会风貌进行了深入的记载,但别具特色的是,他是57岁之后才开始大规模出游,而且是海洋旅游的先驱,是目前所知第一个用文字记录台湾高山族的人。同时,他提出的“游隐”观念,是对中国古代文人隐逸观的升华,即使放在今天,也堪称最前沿的旅游观念。

  儒将投笔从戎

  屡立战功受器重

  陈第是福建连江人。连江是福建最早的5个县份之一,建县于晋太康三年(282)。从地理形势上看,连江位于闽江口北岸,东与台湾、马祖列岛一衣带水,西傍省会福州,南扼闽江入海口,北控闽浙通道,颇得形胜。自古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又是海洋文化发展的黄金区域、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明嘉靖二十年(1541),陈第就出生在这里。

  在连江城中心的八一六中路上,可以找到一座“陈第公园”。公园旁边就是连江县博物馆。进了大门,首先看到的是高达7.6米,手握书卷,腰佩利剑的陈第石像。陈第以音韵学和藏书闻名天下,是个地道的文人。但青年时代的他在涉猎经史之余,学击剑,喜谈兵,“人咸以狂生目之”。他真正精彩的人生也正是以这一手持书,一手握剑的形态展开。

  通过福建省图书馆馆员张美莺的梳理,我们可以一睹陈第这位“儒将”丰富的军事履历:嘉靖四十一年(1562),戚继光追歼倭寇至连江,据说陈第献平倭策,终歼倭寇。此后他跟随戚家军转战南北,作战勇敢,屡立战功,颇受戚继光、俞大猷赏识和器重。万历元年(1573),陈第为都督俞大猷幕僚,俞教以古今兵法,南北战守方略,尽得其旨要,劝以武功自见,曰:“子当为名将,非书生也。”1575年,陈第由俞大猷推荐,以诸生授京营教官。1580年,由戚继光推荐,陈第升任蓟镇三屯车兵前营游击将军,驻喜峰口,多次击退鞑靼入侵。1583年,戚继光南迁东粤,巡抚吴兑的表弟周楷欲在军中高价出售布匹,盘剥士卒,遭到陈第严拒而得罪吴兑,被谗罢归。边疆十载,陈第“调和文武,敦睦兵民,筑城创桥,兴学讲武,使边民乐业,行旅不惊”。

  参与第一次收复台湾

  写成最重要作品《东番记》

  陈第军事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是参与收复台湾岛。这是中国第一次收复台湾,比郑成功早了整整60年。在这次战役中,他还写出了自己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作品《东番记》。

  东番(即台湾)剿倭,发生在名将沈有容任浯屿寨把总期间。1602年九月初七,一支在东南沿海袭扰多时的倭寇船队从浙境洋面窜回福建永春县辖境,攻城焚船,抢掠草屿耕种之民。沈有容得讯后即整船于崇武,待命出击。倭寇风闻,不敢久留,即出澎湖,窜至东番。福建巡抚朱运昌于是密札沈有容,令其率部相机进剿盘踞在东番的倭寇。沈有容接获密札后,即投入紧张的备战工作。腊月十一日,沈有容率舟师21艘起锚扬帆,向东番进发。陈第“适有观海之兴”,同舟前往。

  十二日,舟师驶近澎湖时,海上突然大风骤发,巨浪滔天,船舰颠簸在银山雪峰之中,几至倾覆。在此极为危急之际,为了稳定军心,陈第慷慨高歌:“水亦陆兮,舟亦屋兮。与其死而弃之,何择于山之足、海之腹兮?”由于天色已晚,舟师冒险进入澎湖丁屿门避风。三天后,陆续集中至此的船只也只有14艘,其他的都漂散无踪。经过一昼夜航行,兵力抵达东番。经过激战,歼灭了这股倭寇,烧毁敌船6艘,救回被倭寇掳去的漳、泉渔民男妇370余人。

  研究者指出,作为沈有容的挚友,对于这次剿倭的军事行动陈第从策划、准备, 到渡海作战,陈第可以说是全程参与的。“适有观海之兴”不过是为了保密的借口而已。继《东番记》之后, 陈第紧接着又作了《舟师客问》一文, 以“答客问”的形式, 就社会上部分人士对这次东番剿倭行动不太清楚和不太理解之处, 逐一作了详细的解答。这可称是军事行动之后的舆论攻势了。

  倭寇既平,沈有容率舟师收泊大员港(即安平港)。当地平埔族酋长率领族人来犒劳明军。陈第趁军队在东番的短暂休整期间,在当地踏勘地形,探询、采访平埔族的民情风俗,生活习惯。第二年春,陈第在泉州将自己在东番的所闻所见记了下来,这就是被后人誉为有很高民族学、历史学和地理学价值的台湾早期文献——《东番记》。《东番记》中所指的大员,在当地平埔族人中称为“台窝湾”。后以族名作为地名,即陈第所记“大员”,最后谐音写为“台湾”,这是台湾名称由来的最早根据。

  同时,陈第还是第一个接触高山族的学者。尽管早在三国沈莹《临海水土志》和《隋书》中,就有关于高山族先民的记述,但都不是作者本人所亲身经历接触所得,因此《东番记》就是目前发现的有关台湾高山族最早的一篇实地调查报告。    

  年近花甲壮游天下

  到过西樵山七星岩

  连江县县城龙西铺化龙桥边,原有一座修筑于明代的建筑,坐北朝南,穿斗式木架构,瓦面翘角,五扇四间,二进通向。大厅门坊额题“倦游庐”,前有天井,后有花园,这就是世善堂藏书楼,是陈第的读书和著述场所。楼内曾藏书万卷,但明代以来迭经修葺改建,上世纪80年代末旧城改造时,被拆建为商住房。

  陈第的著作很多,涉及经史杂论、音韵学、军事、游记等多个方面,可谓通才。在这些著作当中,《寄心集》、《两粤游草》、《五岳游草》等几部是他一生行游的记录和总结,也是中国旅游和人文地理领域重要的历史资料。

  根据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宋立中的统计,陈第一生大约游历过今河北、山东、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河南、山西、陕西、湖南、湖北、四川以及台湾等十六个省区,“其游踪之广,路途之远,在晚明旅游家中屈指可数”。

  宋立中称陈第是“老游五岳”。他刚弃官回家时,老母仍在堂,秉承“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在城西寺庙中读书十年。直到1597年冬,他才决意出游。

  第一次远游的目标是两广,游伴是被贬到福建任盐运知事的东莞人林培之,“万历二十六年(1598),培之告归养母,邀陈第入粤游罗浮山,于是二人一路游历了福清石竹山、莆田九鲤湖、泉州清源山,同年6月经漳州至潮州、惠州而入罗浮,居四月有余,到东莞访林培之并同游西樵,又至端州游七星岩。1599年入广西桂林,1600年寓于康州沈士庄刺史署中,来往于两广之间。1601年回到福建。”

  从1604年出游南京始,1610年为陈第旅游的第二阶段。陈第以南京为中心,往返江西、安徽、湖广、吴越之地,游览了金陵、齐云山、黄山、滕王阁、庐山、武当山、黄鹤楼、九华山、天台山、雁荡山等名胜。在这期间,他下定了游遍五岳的决心。

  陈第的时代,交通是最大的问题,没有高速路也没有飞机场。而且他没有借助官方的邮驿体系,这无疑增加了许多困难。如果非要做一个类比的话,当时遍游五岳的难度也许大致可比今天富豪和顶级探险家们热衷的“7+2”,即登顶七大洲的最高峰,并且抵达南北极点。

  陈第在71岁时不顾家人的阻挠,开始他五岳行游的计划,到76岁完成归乡。他在家中写出了《五岳游草》这部书,第二年,他就去世了。明代史学家何乔远在陈第的传记中写道:“晚年云水翔游,脱缰于风尘之外,察其意,似欲立身于无何有之乡,以第一等人自期,试问当世诸君子有超而上者谁耶?”卓然不群的风神的确令人心向往之。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