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梦想放飞之博客伟大的北京奥运会】

【有着我便有着你@真爱是永不死@穿过喜和悲@跨过生和死】

 
 
 

日志

 
 
关于我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译文及注释如下:…… 译文人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愁苦的滋味,喜欢登上高楼,喜欢登上高楼,为写一首新词没有愁苦而硬要说愁 。现在尝尽了忧愁的滋味,想说却最终没有说,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却说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注释丑奴儿:四十四字,平韵。博山:博山在今江西广丰县西南。因状如庐山香炉峰,故名。淳熙八年(1181)辛弃疾罢职退居上▼】

网易考拉推荐

【康有为放风要找人杀了他九层茶壶连连垒】  

2015-03-26 10:58:14|  分类: 【全世界超级精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艳昨日,在潮州市博物馆开幕的手拉壶艺术展上,一个九壶连垒造型的潮州手拉壶亮相。作为首创全国壶艺界垒叠一体壶的手拉壶大师——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手拉壶的制作技艺传承人吴瑞深在展览上介绍了这个茶壶的制作难点及创意。这套茶壶最大亮点也是最大难点就在于九壶相垒,壶壶紧扣,密似壶盖,固若一体。“每个茶壶都是纯手工细修而成。”吴瑞深告诉记者,这些茶壶分开都是独立的茶壶,又可以垒在一起,“中间的缝连头发都插不进”杜定友最早将现代图书馆管理制度引入岭南留下600万字著作惠及后世岭南百年先生系列报道“她以娇贵之躯,随我过患难的生活,十年如一日,怜我怜卿,形影不离。我们虽无闺房之乐,却有神圣之爱,即使将来万一遭遇不幸,因为环境的侵略,经济的压迫,不得不离异,但是我的心,还是永远爱她……”亲爱的读者,看了这几行半文半白、情意绵绵的文字,你会不会觉得这是哪位民国才子写给爱人的情书呢?其实,这封情书的作者是中国近代图书馆事业的奠基人之一杜定友先生,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他曾历任广东省图书馆、广州市立师范学堂校长和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之职,而这份情书的接受者,却并非是一个真正的妙龄女子,而是杜先生睡里梦里都忘不了的图书馆学。他回忆录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不给我办图书馆,我连饭都吃不下。”而他在烽烟下守护住的一本本珍贵典籍、培养的一个个青年才俊和写下来的一部部巨著,不过是为这份“真爱”下了极其生动而又深刻的注脚。

  旧闻新读本栏目由广州日报独家与广州市国家档案馆联合推出,逢周四见报,敬请关注。

  真爱无价“推销”图书馆 像唱独角戏甘心“侍候”人 不愿做高官

  我们在上文中说过,在杜定友生活的年代,知识界没几个人知道图书馆学是一门专门的学问,也不知道图书分类、编目和检索里边都有很深的学问。可是,杜定友先生又跟所有陷入了热恋中的年轻人一样,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爱”上的是怎样一位知性可爱的“姑娘”,于是,他见人就说图书馆,碰到聪明热情的年轻人,就想把他们培养成图书馆事业的可用之才。不过,杜定友对新生的图书馆事业虽是一片“痴情”,却一点也不盲目。他深知,中国文盲众多,欲建文明社会,并要先开民智,欲开民智,必要依赖图书馆;如果图书馆不对普通民众敞开大门,开启民智就永远是空谈。他也深知,要推进图书馆事业,必得先推进图书馆学教育。就这样,他像一个热心的布道者一样,一有机会就向人“营销”图书馆学,而多年如一日的热情布道,最终使他成了公认的一代图书馆学教育大家。

  杜定友在自传里说,他作为知识界的新秀第一次对公众亮相,就是在市民大学演讲“图书馆与市民教育”,第二次在“广东高师”讲“明日之教育”,也有一大半内容与图书馆的功能有关。1921年,他甫出任广州市立师范学校校长,就增设图书馆学为学校的必修课,在国内是首创之举;1922年,他又以省教育委员会图书业务委员的资格,创办广东图书馆管理员养成所,由于理解他的同仁寥寥无几,因此自嘲是在唱“独角戏”。不过,一场“独角戏”唱下来,他也为广东各县培训了近60名馆员,算是开了国内短期图书馆学校的先河。之后20多年间,他又多次在广东举办图书馆学讲习班和训练班,甚至在抗战期间也没有中断培训。其间,南粤图书馆事业“从无到有”,门可罗雀的藏书楼,对平民读者缓缓打开大门;开架阅览、学术演讲和各种展览也为知识界的视野打开了“一线天”。如果没有杜定友这个“无一日不在艰苦奋斗中”的拓荒者,这些进步就算未必全不可能,也一定会来得“更晚一些”。

  又有一句话说,当一个人真正爱着的时候,会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甚至会低到尘埃里。用这句话来形容杜定友对新生的图书馆事业的热爱,除了有一点点俗气之外,是再合适不过了。“图书馆学铺路人”、“教育大家”是后人对他的客观评价,而在他自己眼里,他十几年如一日的工作,其实质就是“侍候人”,不过,这“侍候人”的工作,他干起来可是甘之如饴。用他在回忆录里的话来说,每一个到图书馆里来的人,都是自爱自好的人,他们不是为了分数,不是为了文凭,而是为了自学,为了进步,或者为了正当的消遣。为了这些可爱的读者和可爱的书,他不忍离开它们,每一个读者来借书,他都会诚恳地为其服务;有一本书在架子上没放好,他就要亲手去放好它。

  事实上,杜定友从教多年,学生中也出现过不少飞黄腾达的大人物,他若想谋一份优差,本也不是说很难的事。可他只愿意拍读者马屁,一说到当官,就视若畏途。他钟爱自由,白天出去选购图书,晚上回家还要办公,兴致来了还会通宵写作。有时,他钻在书堆里工作一整天,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就算蓬头垢面,也不必担心外人的印象。“这种独乐乐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无官一身轻。”杜定友先生在回忆录里幽默地说。

  其实,说到底,离开他心爱的图书馆,他是一天都活不下去的,要不他怎么会老把“不给我办图书馆,我就连饭都吃不下”这句话挂在嘴边呢?当然,有付出就有回报,根据他自己的回忆,1918年,全国只有169个图书馆,到1936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2500多个,这数量的增加并不是他个人的力量,但他的确也尽了相当部分的责任,足可安慰平生。

  一心一意改造藏书楼对公众开放不办图书馆饭也吃不下

  自从开写这个系列报道以来,我有幸认识了好多个在岭南百年文化史上留下了足迹的先生,他们大多学贯中西,温文尔雅,让你倾心仰慕的同时,却又难免生出几分敬畏之心。可翻开与杜定友先生相关的史料,我看到的是一个满脑子奇思妙想的“老顽童”,而且看的资料越多,就越觉得他可爱,恨不得穿过时间的长河,与他对坐倾谈,遍览图书馆学的奥秘。

  杜定友先生原籍南海西樵,但上海开埠之后,他祖父就北上谋生了,后来,杜父在上海以照相为业,杜定友就出生在照相馆里。1918年,他从上海南洋公学毕业后,被学校保送进入菲律宾大学,攻读图书馆学专业。杜定友在一篇自传性的文章——《我与图书馆》一文中写道,当时国内压根没几个人听说过图书馆学这门学问,因而,他与图书馆学结缘,也全凭“父母之命”,可一旦认识了图书馆学,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因为“‘她’温文尔雅,满腹珠玑,博古通今,而且对世间所有人一视同仁,恩惠并施”,所以他不但日日与“她”会晤谈心,夜夜做梦也忘不了她。先生的文字既幽默又深情,不过,在菲律宾大学就读三年,他夜以继日,拿下了文学士、教育学士和图书馆学士三个学位,用自己的行动,履行了对图书馆学最初的“爱的诺言”。

  1921年,杜定友学成归国。不久,他受许崇清先生邀请,来到广州,执掌当时新成立的市立师范学校校长;后来,他又受聘为教育厅督学和广东省图书馆馆长。在这三个职位中,前两个是实职,每月都有真金白银进账,图书馆馆长则是个一文钱没有的兼职,可杜定友最看重的就是这个职位。

  省图书馆本是由广雅书局的藏书楼发展而来。当时国内就没几个人知道图书馆学也是门学问,南粤也不例外。在杜定友“入主”之前,省图书馆不过有个洋气的名字,其实不过是一座藏书楼,几个前清遗老在这里当馆员,每天拍拍苍蝇,十分清闲。杜定友一进图书馆,就大举采购新书,登记造册,并向公众开放。这些现代派的做法在当时一下子捅了马蜂窝,遗老们痛斥他“斯文扫地”,放纵贩夫走卒辱没典籍,罪过堪比焚书坑儒的秦始皇。在一片反对声中,杜定友还进一步“改制”,打破传统的“经部”分类,代之以规范的图书分类法。这下更激怒了一众社会名流,康有为放出风声,要找人杀了他,章太炎的兄弟章箴则讥讽他“姓了杜,就盲从杜威”,还有人说他“长于美洲,不识中文”,把图书馆办得“一塌糊涂”。这班遗老告了一年多的状,终于把杜定友拉下了马。

  本来,对杜定友来说,馆长之职是个不拿薪水的兼职,被免了也丝毫不影响生活。可那时的他,已经成为“不办图书馆,饭也吃不下”的“情种”。于是,他将薪酬丰厚的校长与督学之职一并辞掉,北上上海追寻自己的图书馆事业。直到1927年,他才再度返粤,出任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

  著作等身涉猎之广一代大家

  除了有形的成就,杜定友还留下了约600万字的图书馆学论著。根据相关学者的研究,这些论著涉及范围包括图书馆学理论、图书分类学、汉字排检法、图书馆建筑与设计等多个领域,其涉猎之广,为近代图书馆学研究史上所罕见,说他是一代大家,的确毫不夸张。更令人感叹的是,杜先生这数百万字的著作,都是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之余,挤出时间来写的,晚餐后坐定动笔,直到凌晨两三点才搁笔,是他一贯的做法。如此勤奋笔耕,一半是因为热爱,一半是因为责任,因为当时“图书馆事业在国内还处于萌芽时代,专门研究图书馆学的人寥寥可数”,为了解答同仁在实务中的疑问,也为了发展心爱的图书馆事业,他就这样“豁出去”,日复一日,拼命写作。回想他这股“拼命三郎”的精神,再想一想他曾对图书馆写下的“我的心将永远爱她”的诺言,这份时时刻刻体现在行动中的深情,又怎能不让人动容呢?

吴京大男人站这么近不是接吻就是打架

《战狼》硬汉集结广州昨日,功夫小子吴京带着七年磨一剑的作品《战狼》广州预热,影片将于4月2日上映“小个子的硬汉才是真爷们儿”昨日,吴京一袭黑衣帅气亮相,谈及拍摄初衷,吴京笑称现在银幕上都是青春片、爱情片、搞笑片,硬汉片几乎没有,“我们没有塑造出像史泰龙那样的硬汉形象,女观众都没有铁血男人可以YY了”,“现在流行的也是中性美,脸长、腿长的是帅哥,但小个子的硬汉才是真爷们儿。”吴京表示自己为了拍摄,到特种部队集训18个月,到的第一天就被特种兵兄弟来了个下马威,“我想我身体很可以了,结果让我300个俯卧撑,300个仰卧起坐,当晚睡得那叫踏实啊。”

  “慢0.3秒我半个脑袋就没了”谈起拍摄的困难,吴京称“电影场面太大了,爆破啊、坦克啊,拍戏时曾差点发生意外,直升机飞得太低,螺旋桨几乎打到人脸上。而且我自己差点死了,有个镜头是我从三楼摔下来,接着一个100多斤的桌子掉了下来,慢0.3秒我半个脑袋就没了。”

  被问及有了孩子后是否会不那么搏命时,吴京表示:“有了孩子,责任更大了,我老婆难产,当我看到儿子在ICU抢救时,我告诉自己不能这么玩命了,我老婆也说吴京你这条命以后只能用来搏,不能用来玩了。”

  说完电影的硬汉气息,吴京在现场怂恿剧中的退役特种兵演员大秀腹肌,自己也搞笑地穿上腹肌装,与之“基情”四射。他还笑称剧中有些台词也是暧昧基情:“我们两个大男人面对面站着,然后台词是这么近的距离,不是要接吻就是要打架啊。”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